/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阿里巴巴的马云精神

2016.11.29

文章所在栏目: 专题策划 作者:文/集团策划部

阿里精神就是以马云为核心的合伙人精神。阿里巴巴首席战略官曾鸣表示,合伙人制是保证公司保持远见、创业精神而设立的,是制度上的创新,不会放弃。


两年前,马云结束与港交所旷日持久的博弈,最终因不愿放弃合伙人制而“投进纽交所的怀抱”。作为“西方电信巨头尊敬的敌人”,华为的事业合伙人制是“不招聘员工,只寻找合伙人”,而阿里巴巴的事业合伙人制则是“永远不会让资本控制企业”。在赴美上市的招股说明书中,阿里巴巴管理层向国际投资者完整解释了其合伙人制度,从而奠定了阿里市后的治理结构。


阿里合伙人制度


阿里巴巴集团从2010年开始试运行“合伙人”制度,2013年上市的时候抛出“合伙人制度”。之后,为了与法律意义上的“合伙制企业”相区分,马云创始的“合伙人制度”,在术语上更多地被规范化为“事业合伙人制度”。


阿里巴巴“事业合伙人制度”的实质内容,就是“阿里巴巴集团上市后,阿里巴巴合伙人有权提名阿里巴巴过半数董事”。关于“合伙人”的规定是“马云和蔡崇信为永久合伙人,其余合伙人在离开阿里巴巴或关联公司时,其合伙人职位同时终止。在作为合伙人期间,每个合伙人都必须持有一定比例的公司股份。”其真正的实质,就是“永远不会让资本控制企业”。


此外,阿里的合伙人制度还具备以下要点:用合伙人制度来防止大公司病:阿里称合伙人制度能够保证高层管理者之间的合作,克服官僚体系及等级架构;阿里目前有28位合伙人,其中有22位公司管理层,以及6位来自关联及下属公司;与美国流行的双层所有权架构不同,即投票权高度集中于少数创始人手中,阿里合伙人制度分散到更多的高管成员中,阿里称这样的好处是既能保持公司价值观,又能考虑到合伙人退休后的更新换代。


至于阿里合伙人如何产生?招股书规定,至少在公司供职五年,获得至少四分之三合伙人的表决同意,合伙人表决一人一票。基于以上提名程序,每年选举新合伙人。合伙人会逐渐扩大到公司以外,如客户、商业伙伴,以及阿里生态系统中的其他参与者,都可能成为阿里的合伙人。担任合伙人期间,每位合伙人都必须在公司持有一定股权。最后,阿里合伙人制度将独享提名董事会简单多数成员的权利。如果股东大会未选举通过阿里合伙人的董事提名,或者该被提名人离开董事会,阿里巴巴有权另外任命一人为临时董事,直至下一届股东大会 。


合伙人决定董事会


其实,将新型公司治理方法冠以合伙人制度名称,阿里并不是第一家。地产企业万科也有事业合伙人制度,在小米等一些互联网公司,员工还可跟投公司的项目,实现利益的深度绑定。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的不同在于,在利益之外,这更是一个决策和公司运营的机制。


根据阿里招股书的信息,阿里巴巴合伙人实际上超越了董事会,成为阿里巴巴实际的“控制者”。招股书中信息显示,阿里巴巴合伙人有权提名董事会席位中的多数(目前为4位,将来有权利增加2位董事会成员的提名),软银提名的董事会成员要经过合伙人同意,而雅虎目前仍居阿里董事会的JacquelineD.Re-ses,将在上市之后退出。如果阿里提名的董事会成员被否,那么新提名人仍将由阿里巴巴合伙人提名。也就是说,通过合伙人制度,阿里巴巴形成了“合伙人决定董事会、董事会决定公司”的决策过程。


有评论认为,比之传统行业公司,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是科技公司的制度创新。与万科相比,阿里巴巴合伙人更多的是一种决策和运营的共同体,而非利益的共同体。


在马云自己的解释中,他极力向外界透露这样的信息:阿里巴巴并非是由马云一人控制,而是由一群符合阿里巴巴价值观、能担负阿里巴巴使命的阿里员工共同决策控制。在招股书中,阿里巴巴合伙人制度被描述为运营、决策、文化结合的一个核心管理团队,合伙人制度的出现是为了保证“合伙人精神、确保公司的使命、愿景和价值观的持续发展”,“不同于双重股权结构中用高投票权的股份来集中公司控制权在几位创始人手中,我们的治理结构,旨在体现一大群合伙管理人的愿景”。


至此,通过夺回多数投票权、设立合伙人制度,这家中国乃至全球最大的电商生态公司,将国外股东“剔除”出决策核心,马云及其团队将控制权牢牢地控制在手中,成为了这家公司真正的控制者。


经营层与股东的利益冲突


然而,“事业合伙人制度”至少目前还处于探索阶段,正在试错中前行。比如,关于公司控制权的问题。碍于我国的法律规定,类似阿里巴巴这样由“合伙人”而不是股东来控制的企业,根本就无法在国内上市。如万科一样,已经在国内上市的企业,在现有法律框架内探索“事业合伙人制度”,也不时会面对宝能这样的“门口野蛮人”的干扰。即使阿里巴巴已在美国成功上市,未来也可能面临着董事会提名僵局,如果“合伙人”所提名的董事人选一而再、再而三未能获得股东会通过,怎么办?


从情怀来讲,也可能面临逻辑缺陷。一方面,就如马云说的一样,“大部分公司在失去创始人文化以后,会迅速衰落蜕变成一家平庸的商业公司”,但如果“合伙人”团队的“情怀”本身就出了问题,而又一味坚持而对“野蛮人”说“你不够格”,那谁来对股东的利益负责?另一方面,“合伙人”似乎是一个自我永续机构,并且其人员边界也不确定,股东、员工及其他的公司利益相关者对其都缺乏清晰明确的控制和追责路径,如果“合伙人”以“公司的使命和长期利益”的名义拒绝和忽视股东、员工及其他的公司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诉求,怎么办?


作为公众上市公司,上市就得接受公众监督,并且尽力做到信息透明。但是公众公司会成为众多门口野蛮人眼中的肥肉。而且阿里管理层目前持股也占有10%左右,一旦股东会与董事会之间存在经常性的不协调,相信对于董事会未来的工作开展也会有较大影响。因此,最终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仍旧是董事会席位之争。


因此有分析也指出,阿里巴巴的合伙人制度看起来风光无限,公司的管理层似乎加了一层金色降落伞。有了这道屏障,似乎阿里巴巴就能永久受管理层控制,管理层的利益将会得到可靠的保障。但是一旦阿里管理层失去过半数董事会席位,合伙人制度也无法改变公司控制权转移的局面。


因此,有人毫不客气地评价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实质上只是阿里巴巴集团管理层的一个议事机构,相当于顾问角色,而不是一个权力机构。在马云说了算的阿里王国里,这样的议事机构也只不过是个陪衬而已。另外,阿里的合伙人制度,对于控制权来讲,只不过是个鸡肋而已。


到底一个公司应该由有企业家精神的管理层掌控,还是由投资者来控制,这个问题到今天也没有一个确定的答案。但是,变化的趋势就是,很多企业倾向于让创始人来掌控企业的发展。阿里做的更加的有特色,干脆在上面架了一个长老会来去控制整个公司的走向。


马云说,永远不会让资本来控制企业。资本就是舅舅,没钱的时候可以找点钱买奶粉,但是绝对不可以让它控制公司。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张维迎研究称,公司应该以企业家为中心,而不是以经理人为中心,原来的治理理论关注的是怎样让投资人跟经理人之间形成一个良好的博弈,但是好的公司治理结构的最关键的标准,就是要让有企业家精神的人来掌控企业,投资者的养猪的视角其实是靠不住的。投资人给企业投资之后,就是将猪养肥,在合适的时候卖掉,折腾几个来回,公司可能就面目全非了。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