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华为:最先进的合伙人品牌分运营模式

2016.11.29

文章所在栏目: 专题策划 作者:文/北京世纪天乐国际服装市场企划部 陈燕岭

7月20日,财富中文网全球同步发布了最新的《财富》世界500强排行榜。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628.55亿美元营业收入跻身排行榜第129位,较上一年的第228位飙升近百名。


华为成功的表面上看似是技术和营销的成功,背后却是机制的成功——事业合伙人机制!“华为不招聘员工,只寻找合伙人”,从一开始便打上了“事业合伙人制度”烙印。


合伙人管理模式——虚拟股份制


华为于1987年成立于中国深圳,现已发展成为一家业务遍及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全球化通信公司。华为实行合伙人管理模式超过10年,8.6万名核心人才成为公司事业合伙人,2015年开始发展全球合伙人持有公司的虚拟股份。


目前华为拥有最先进的合伙人品牌分运营管理模式,用品牌分来量化衡量员工对公司的业绩贡献和文化贡献,并建立合伙人品牌分账户,根据贡献品牌分奖励合伙人虚拟股份,从而让员工与公司形成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事业共同体和命运共同体,从根本上解决员工打工的心态问题,让员工为自己合伙人事业努力奋斗。


员工持股理念


华为的员工持股理念来源于《华为基本法》。华为1998年正式出台的《华为基本法》,是一份纲领性、制度性的文件,是华为价值观的总结,代表着任正非的管理思想。多年来,部分内容曾做过修订,但涉及到员工持股的价值分配章节,却只字未动。


在《华为基本法》第一章第四部分第十七条中,有这样的表述:“我们实行员工持股制度。一方面,普惠认同华为的模范员工,结成公司与员工的利益与命运共同体。另一方面,将不断地使最有责任心与才能的人进入公司的中坚层。”


近段时间,任正非又提出了“三个最佳”,“让华为的员工在最佳的角色上,在最佳的年龄上,获得最佳的回报”。对于华为来说,这是一个全新的理念,它不是一种持续性的均衡回报,而是让员工在“三个最佳”上来实现公司利益的最大化。


员工持股特点


华为员工持股有以下几大显著特点:


首先,华为员工所持股份属于普惠制,员工持股人数巨大;


其次,性质上属于“虚拟受限股”,员工出钱购股,持股员工要付出成本。


再次,华为员工的饱和持股,享受高分红,低价股,保留与回购;


最后,所有者持股比例低,不影响其控制力,可以持续地优化。


员工持股制度的调整


华为的员工持股制度历经了多次调整与修改。


1990年,还在创业拼搏期的华为第一次提出内部融资、员工持股的概念。这只是在探索阶段任正非的一种分享意愿,是一种潜意识的,带有朴素感的员工持股计划。


1997年华为表现出的基本特征是工会代持,它是华为对前期探索员工持股制度设计进一步规范与补充。


2001年,华为对员工持股制度进行重新设计,实行了相应的员工持股改革。建立虚拟饱和受限股,创始人与工会共持,充分借鉴了国外员工持股计划的理念与实践,是华为的员工持股计划第一次巅峰设计。


2008年,华为再次调整了虚拟股制度,实行饱和配股制,即规定员工的配股上限,每个级别达到上限后,就不再参与新的配股。这一规定也让手中持股数量巨大的华为老员工们配股受到了限制,给新员工的持股留下了空间。


经过调整后的虚拟股制度一直沿用至今。


员工持股制度的作用


华为能够从当初一个2万元起步、没有任何创新能力的小企业发展成长为如今一家拥有17万名员工、年销售收入3950亿元人民币(608亿美元)的大公司,员工持股计划无疑发挥了巨大作用。


华为的员工持股制度让作为贡献者的员工得到了实惠。据《金融时报》采访信息显示,在华为员工持股计划中,2014年华为公司股票的定价为每股5.42元人民币(6.6684, -0.0001, -0.00%),员工购买数万股需要几十万元。2010年每股分红2.98元,2011年为1.46元。2013年每股分得的红利为1.41元人民币,相当于以当前价格买入将获得26%的收益率。


由此可见,员工持股计划既是为华为内部阐释和强调奋斗精神提供了逻辑上的支持,也是维系任式领导风格的重要载体。华为的成功上,在某种意义上说是员工持股计划发挥了真正的作用,华为这种合伙人的管理方式是在现有《华为基本法》基础上的一种超越,而不是改变或是颠覆。


在谈到华为合伙人管理模式时,一些专业领域的人士指出:“华为的合伙人品牌分运营管理模式,在企业管理中发挥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具有重要的研究价值,值得其它大型企业学习与借鉴。


华为的合伙人管理模式的执行力极强,能够有效实现企业利益的最大化。通过合伙人品牌分运营管理操作模式,有效培养了骨干员工的责任心,充分发挥了员工的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使公司的各项制度任务顺利执行,为企业实现利益的最大化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另外,这种管理模式也进一步加强了企业与员工间的信任与理解,提高了员工的忠诚度,真正做到了透明公平,有效地提升了员工的工作效率,为企业创造了更多的价值。”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