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小时候

2017.07.31

文章所在栏目: 撷趣 作者:文/石家庄品汇广场4B598红谷专柜 张艳辉

小时候,家的附近有很多荒地,那是我们的天堂,长有很多野花,粉红的酸咪咪、白色的宝石花、金黄的小野菊、紫红的耳环花……当然,这些名字都是我和姐姐给起的。最喜欢的是酸咪咪,很漂亮,花开时整片整片的粉红,我们总是会摘下一些,然后找个瓶子装些水,插放在电视机旁。那种白的宝石花已经好久没见到过了。小的时候每次洗过澡,姐姐总会摘几朵宝石花别在我的头上,那是我最早用过的“头花”。不过妈妈总以为是我自己臭美弄上去的,这让我很是郁闷。


记得还有个“广场”,那只是一片空地,四周是邻居的房子,但那块地就是我们游戏的广场。那时的天空,很蓝很蓝,那时的我们,还不晓得有空气污染这回事。四周的野花野草在早上还会挂着闪闪的露珠,每到傍晚,会有成群的小蜻蜓飞来飞去。根据它们尾巴的颜色,我们还起了不同的名字,我们把捉来的小蜻蜓放到自己的蚊帐里让它们捉蚊子,甚至在它们的小翅膀上用粉笔抹上不同的色彩。


广场上没有任何照明工具,一到没有月亮的晚上就伸手不见五指,但却最适合玩躲猫猫。那时我比较小,总是跑不过别人,每次轮到我找人时,我就很郁闷,找人的次数多了,我也学精了。只要一找不到人,我就随便喊一声“那个谁谁谁,我看到你了,出来吧”,然后就会有个“傻瓜”真的走出来。这一招,屡试不爽。


那时我们的视力超级无敌的好,能在蔚蓝的天空中发现一架小得不能再小的飞机,然后几个小伙伴仰着头对着天空大声喊“飞机飞机快下来”直到飞机消失在视线中。或者在满是绿叶的大树下发现第一朵盛开的紫荆花然后欢天喜地昭告天下,那朵花是属于自己的。


关于小时候,关于童年,很少认真回忆。我并不是记性太好的人,但总有些画面 ,会不时地浮现在脑海中,每每想到,就会觉得很温馨、很踏实。曾经觉得只是一个过往的记忆,在后来的成长中,总是不知不觉地给自己鼓励,比如说一些儿时的承诺,一些温暖心灵的话,一些说好要做的事、要去的地方。在忙碌的异乡,偶尔会想到那些笑脸,哪怕再怎样疲惫,也会顿时充满活力。谢谢小时候的自己,谢谢那些陪我们走过童年的人,谢谢你,小时候。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