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可得利益损失的认定及赔偿

2017.07.31

文章所在栏目: 光耀东方学院 作者:整合/集团法务部 高清娟

可得利益损失,是在司法实践中比较难的问题,而且也是经常出现争议的问题。多年来由于相关认定规则比较模糊并难以把握,因此不少法院在判决中支持的并不多,且关于其计算方法和标准也是多种多样,裁判结果也有较大悬殊。鉴于司法实践中赋予了法官太多的自由裁量权,那么在签署买卖、销售、服务合同时应如何防范,以保证公司利益不受损失呢?

 

一、法律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 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一款:当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义务或者履行合同义务不符合约定,给对方造成损失的,损失赔偿额应当相当于因违约所造成的损失,包括合同履行后可以获得的利益,但不得超过违反合同一方订立合同时预见到或者应当预见到的因违反合同可能造成的损失。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不正当竞争民事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款:因侵权行为导致商业秘密已为公众所知悉的,应当根据该项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确定损害赔偿额。商业秘密的商业价值,根据其研究开发成本、实施该项商业秘密的收益、可得利益、可保持竞争优势的时间等因素确定。


《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三部分的第9条:在当前市场主体违约情形比较突出的情况下,违约行为通常导致可得利益损失。根据交易的性质、合同的目的等因素,可得利益损失主要分为生产利润损失、经营利润损失和转售利润损失等类型。生产设备和原材料等买卖合同违约中,因出卖人违约而造成买受人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生产利润损失。承包经营、租赁经营合同以及提供服务或劳务的合同中,因一方违约造成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经营利润损失。先后系列买卖合同中,因原合同出卖方违约而造成其后的转售合同出售方的可得利益损失通常属于转售利润损失。


《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三部分的第10条:人民法院在计算和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综合运用可预见规则、减损规则、损益相抵规则以及过失相抵规则等,从非违约方主张的可得利益赔偿总额中扣除违约方不可预见的损失、非违约方不当扩大的损失、非违约方因违约获得的利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所造成的损失以及必要的交易成本。存在合同法第一百一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欺诈经营、合同法第一百一十四条第一款规定的当事人约定损害赔偿的计算方法以及因违约导致人身伤亡、精神损害等情形的,不宜适用可得利益损失赔偿规则


《关于当前形势下审理民商事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法发〔2009〕40号)第三部分的第11条:人民法院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应当合理分配举证责任。违约方一般应当承担非违约方没有采取合理减损措施而导致损失扩大、非违约方因违约而获得利益以及非违约方亦有过失的举证责任;非违约方应当承担其遭受的可得利益损失总额、必要的交易成本的举证责任。对于可以预见的损失,既可以由非违约方举证,也可以由人民法院根据具体情况予以裁量。

 

二、实际案例


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文化公司”)与北京**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商务公司”)于2014年10月11日签订《模特平面拍摄意向书》合同一份,合同约定商务公司使用文化公司的模特参加平面拍摄工作,并约定在合同期内商务公司应保证30次的拍摄量,如商务公司未能达到30次的拍摄数量,则应按合同约定补齐合同款;但合同中对各次平面拍摄费用标准、合同总额以及计算方式均没有约定。商务公司在使用文化公司模特进行了10次拍摄并分两次付款后未继续履行合同,2016年1月,文化公司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商务公司赔偿违约损失252000元。


文化公司诉称:在合同履行过程中,商务公司应按照合同约定进行了30次拍摄,但其只进行了两次拍摄,两次拍摄的费用分别为25000元和11000元,根据两次已经支付款项的平均值计算,商务应支付剩余28次的拍摄费用计违约损失共计人民币252000元。

商务公司辩称:1、在合同签署后,商务公司使用文化公司模特进行了10次拍摄(庭审中提供了拍摄记录)且已按约定向文化公司分两次付款。2、文化公司的损失赔偿计算依据和计算方式均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法院审理后认定:合同约定如商务公司不能达到30次拍摄情况下应担承担的违约责任,商务公司确在合同期间未达到约定拍摄次数,构成违约,但合同中对各次平面拍摄费用标准、合同总额以及计算方式均没有约定。另,文化公司主张违约损失为可得利益损失,非违约方应当承担其遭受的可得利益损失总额、必要的交易成本的举证责任。文化公司既未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可得利益损失的形成,也未提交证据证明其实际损失,文化公司仅以商务公司支付两次结算款作为违约损失的计算依据,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法院对于文化公司该项诉讼请求难于支持。据此,一审法院驳回文化公司的全部的诉讼请求。


北京**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结果,提出上诉,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结果。

 

三、律师点评


在司法实践中认定可得利益损失时,举证责任是关系损失数额的决定性问题。首先不管是约定赔偿还是法定赔偿,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违约方或者守约方所主张的损失必须要有确凿的证据,这是法院行使裁量权的前提条件。在上述案例中,因文化公司与商务公司双方对合同价款及违约赔偿额的计算方法没有在合同中明确约定,且文化公司对因商务公司拍摄次数不足造成的实际损失未提供充分、有效的证据予以证实,直接导致了文化公司的败诉。


所以,在买卖、销售及服务合同中,签约双方必须对合同的价款、计价方式及违约的损失赔偿额进行明确约定,并保存可得利益损失总额及必要的交易成本的相关证据材料。否则,一旦发生纠纷,根据《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第二款:没有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当事人的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后果)的规定, 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将承担不利后果。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