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二十年前的那次讨债(小小说)

2016.06.01

文章所在栏目: 撷趣 作者:文_商业集团聊城区域新东方广场办公室 沈婷

那一刻,在酒店老总的办公室里,我面向洁白的墙壁。蔡老总刀子般的目光在削我单薄的后背。蔡的话仍在耳边盘旋,我有点不知所措的呆愣。作为一家广告公司的小老板,我是来送月饼盒子、讨债的。


“到底给了他多少回扣,说!”蔡老总铜像一样坐在宽大的老板台前。


“没有,什么也没有。”我摇着拨浪鼓样的头。


“不说是吧,滚蛋!”蔡一声咆哮。


我本想咬牙离开,但盒子上都印了酒店的名字,能卖给谁啊?我不知如何是好。我抬起头,办公室墙上挂着块“上善若水”的牌匾,双层竹雕的。牌匾给这个五星级酒店老总的办公室内,多了些装模作样的品位。


其实,这个中秋糕点盒子,创意要求高,制作难度大。我一次次送设计稿,一次次被否决。给我审稿的人姓王,是这个酒店的副总,就是蔡老总逼我说出有“交易”的那个人。连日来,我在租来的高层写字间内,多次在窗前站着,挖空心思想创意。楼下熙攘的人流像暴雨前搬家的蚂蚁,让我莫名的烦躁。


几个月前,我来省城济南淘金,是受不了老婆 “不赚钱”、“废物”的谩骂,赌气来省城的。但来济后,老婆常给我打电话,多次来看我,啪嗒啪嗒掉着眼泪说,回家吧,怎么都能吃上饭。想到业务的艰难、世俗的冷脸……我的眼泪止不住。好几次在老婆怀里,我哭得像个孩子。我当时心有不甘,暗暗给自己加油,特别是接到酒店“月饼盒子”这单业务后,我感觉好运扑面而来。


老婆当时住在丈母娘家,已怀孕八个月了。老婆来电话说,回家吧,孩子天天在肚子里拍着小手欢迎你回家呢!我心里不好受,但忽然激发了灵感。想到老婆的肚子,我马上有了新想法:设计个双层的盒子。我让设计人员出了两套方案,后层是《红楼梦》的“金陵十二钗”或者中国古代四大美女,前层是镂空的扇形盒面。王副总对我的创意赞赏有加,摒弃了“西施、貂蝉、王昭君、杨玉环”这四大美女,他选择了“薛宝钗,林黛玉,王熙凤,秦可卿”。


我的两个“手下”小黄和小苗开始加班,从设计、印刷到找人制作,熬了几个通宵。想到可以赚三千元,我就有种莫名的兴奋。老婆把家里仅有的几千元钱,汇给了我。我含泪给老婆做了保证,老婆,这次我一定能赚钱……


“说,不说滚蛋!”蔡的咆哮声切断了我的思考。


“老板您行行好,盒子全部在楼下门岗呢,成本贵着哩!”我从皱皱巴巴的西服口袋里,哆嗦出一份协议。


“王签的你去找他!他妈的仗着上头有人,擅作主张!”蔡站起身,把协议啪地丢在板台上,“他去海南开会了,半月后回来。”


“什么?还有四天就中秋节了,盒子咋办?”我脑子空空的,“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蔡怔住了。他沉默了一会说,“五千吧,打个对折”,蔡的话语感觉不容商量。


“老板,成本就七八千,赔钱啊!”


“要就拿着,不要滚蛋!”


我哆嗦着接过钱,离开了。我在大街上拼命地蹬三轮车,泪流满面。此刻,小黄和小苗正在一个小饭馆等着我,第二天他们就要回老家了。我提前让他们等在那儿,说好要给他们每人一个大大的惊喜。


路过印刷厂的时候,我忽然想到,一周前,印刷厂老板曾经打电话说,有人看上了我的创意,想花高价加印些盒子,给一部分也行。我当时就回绝了,已经答应酒店“独一份”了,怎么能不讲信誉呢?想到这里,我感觉吃了很多黄莲。


那晚,我喝了很多酒,哈哈笑着握着小黄的手说,人家一下就给了全款,咱们赚了3000,给你们每人1000,回家过节吧。”


“亮哥,你的眼里咋有泪呢?”小黄问。


“那是激动的,哈哈。”我的笑声很大。饭店里的很多食客,向日葵般扭着脖子瞅着我。


二十年后,当我成为一个企业领导时,有报社记者问我过去的经历。我讲了多年前的这个亲历故事。我说,多年来,我常想到这件事情,这件事儿对我有标尺意义,它让我明白了信誉和善待,对一个人的未来,多么重要。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