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岁月神偷

2016.04.05

文章所在栏目: 撷趣 作者:大同鑫城商业投资有限公司财务部 毛耘

时间是让人猝不及防的东西,晴时有风阴时有雨,争不过朝夕,又念着往昔,偷走了青丝却留住了你。岁月是一场有去无回的旅行,好的坏的都是风景,别怪我贪心。


岁月善意落下残缺的悬念,也许是偏执,也许是轻狂,但一切都是诗意的零落,木棉树下也有残叶枝节,只一味的嗅入泥土。


往昔,是生命的长河;往昔,是盘结的枝蔓;往昔,是岁月的划痕。匆匆是它的音符,过往是它的弦律。生活也是一张纠结的网,网中,有我,有他,有你,社会是它的主载,命运是它的血液,只是它却那么苍白;在那等候的季节里,心焦是一种疲乏,抽走了岁月的罩袍,外面霜天水影,夏天已经终结。


生活真的仅仅是一种态度,你如何对待它,它就会如何反噬回来。每个人都是一个国王,在自己的世界里纵横,你不要听我的,也不要我听你的。生命也是一个逐渐剔除的过程,争不过朝昔,也争不过往昔。描摹岁月、色彩渲染中,水墨用一种执着写意人生。平衡于山水之间,水边让我们感知世界无常,山地让我们领悟天地恒久。水边的哲学是不舍昼夜,山地则是不知日月。


旅行的前半段看风景,后半段看自己。这是人生的札记,也是自省。也许是独白,也许是绚烂,但都是过程的推演。或许是色彩的极致。


色彩是明暗的呼应,色彩是真相的告白。比如名画《夜巡》,画家是荷兰人伦勃朗,因为这幅作品,导致他的后半生都蒙上阴影,直到一百年后才被肯定。当人们用伦勃朗替代阿姆斯特丹这个城市时,又何曾忆起正是这个城市抛弃了伦勃朗,他的生活被这起审美事件完全打破,中断了他用艺术维持生计的正常生活。而今,这个名字被欢呼,但大师只能用它的签名在尘污中争辩:我是谁。而今,任何一位哪怕是对美术未必挚爱的游客,也要千方百计挤到博物馆里看上它一眼。岁月弥补不了沧桑,岁月却偷取了大师的真谛。


漠然于空间也必然漠然于时间,文明是历史的见证,文明是历史的行程。日月带走了岁月的琐碎,游离了旷野的尘埃,却载不动岁月的积淀。


岁月偷走我们什么?青葱,容颜,还是单纯。留下了虚华,还是苍老,而我们向岁月汲取的仅仅是足迹吗?还是履历?或许只是回忆,但人们只能在遗忘中生活。遗忘才是本质,而回忆只是在废墟中排演,慢慢扩大它的疆域。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