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客服中心

集团内刊 ISSUE

TERRITORY 光耀东方版图

ISSUE

集团内刊

日本动漫产业的变革与发展

2018.01.31

文章所在栏目: 专题策划 作者:整合_光耀东方广场 王利利

据日本动画协会最新报告显示,相较2016年的市场规模,2017年日本动画产业经济情况增长了9.9%达到2兆9亿日元的规模,是首次突破2兆日元连续4年市场规模增长。而在动画产业各个领域中,相较于上一年增长的是电影、配信、音乐、海外、Live,相较于上一年减少的是 TV、光盘、商品化权销售、游戏。带领日本动画产业整体规模增长的两大动力,是增长了41.4%的动画电影与增长了31.6%的海外市场销售,中国市场无疑是最大的助力。


其实早在2000年开始,伴随着《口袋妖怪》(国内早期翻译也叫:宠物小精灵)热潮,日本动画的海外销售就已经开始以中国为核心急剧增长。当然,《口袋妖怪》作为日本国民级IP,至今仍有新作面世并享誉海内外,在日本多个核心区设有品牌店,如本次考察的东京池袋太阳城店,不但有口袋妖怪的氛围店装可供顾客拍照,更发展出非常成熟的周边链,小到学生日用品,大到骨灰级收藏周边和旅游必备伴手礼,现场可见中国游客占比远超70%,吸金力长盛不衰。


当然,在2000年后,由于中国盗版网站的普及、DVD等光盘市场的衰弱、中国对海外动画的规制、汇率以及 2008年金融海啸,从 2009年开始日本动画在海外市场销售规模急剧缩小。


而打破了日本动画在海外市场销售闭塞的,是来自中国疯狂的版权引进。2012年中国视频网站纷纷与日本电视台、动画公司签订合作契约,成为了日本动画再次在海外市场发展的征兆。2015年日本政府着手消灭知名盗版网站,当年日本动画在海外销售市场规模增长了78.7%。2016年这种增长势头继续维持,中国市场效果很大。


纵观日本动漫发展史,早在日本动漫产业的萌芽期,还未形成体系完善的经济模式,但北山清太郎、政冈宪三、濑尾光世等漫画家崭露头角,阐释了有声片在日本动画界的影响,其间受到政治和战争的干扰,可谓步履维艰。但在这一阶段,特别是从20世纪30年代起,日本动画人就已意识到:唯有超越迪士尼才能有日本动画生存的空间。


之后引领日本动画进入崛起乃至振兴阶段的,是被誉为日本动漫之神的——手塚治虫。他是现代日本动画真正意义上的父亲,他在这个阶段的成列举如下:创作《新宝岛》,第一部以电影镜头语言进行创作的作品;借鉴迪斯尼动漫创作《森林大帝》,从而使动画作品有了更深刻地意喻;创作《铁壁阿童木》彻底扭转日本和世界对于动画作品的成见;创作《蓝宝石之谜》,作为少女漫画的起点;开创“静态帧混合动态帧”的模式,为日本动画行业节约了大量成本;创作《火鸟》、《怪医秦博士》,将动画推向一个新的艺术高度……在那个时期,手塚治虫几乎代表了整个日本动画界。


除了动画作品,手冢治虫做到了以下几点:第一,提升了动画的艺术品格;第二,手塚确立了动画剧本的生成模式;第三,首先开创了机器人这一表现主题;第四,在《铁臂阿童木》、《森林大帝》等作品中,他对人类和人类社会的一些痼疾给予了尖锐的批评;第五,在他制作的一些实验性短篇中,他以动画的形式来讨论甚为深刻的“人的存在的荒谬性”等问题,并尝试了意识流、时空跳跃倒错等高难度的艺术表现手法,他的这种艺术探索的勇气给后来者带来颇大的影响;第六,在一些具体的表现风格方面,手塚对后来者也有较大影响。

  

在这样的开创下,日本动漫历史上的黄金时代终于来临了,这是最具创造力的一个阶段,诞生了无数名家名作,包括在动画的经营手段上都有一些大的创意。而作为一个划时代的预兆,1989年,手塚因病逝世,漫长的“冰河期”来临。


再次开拓新时代,是在松本零土、富野由悠季、藤本不二雄、高桥留美子、鸟山明、美树本晴彦、车田正美等以及他们所创作的耳熟能详的动画作品如《银河铁道999》、《高达》、《多啦A梦》、《犬夜叉》、《龙珠》、《超时空要塞》、《圣斗士星矢》等开始涌现。


他们在创作类型上对于日本动漫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同时他们对于商业性的推广也有着重要的推动作用,影响力持续至今。比如集英社旗下知名漫画杂志《少年JUMP》招牌作品《海贼王》、《龙珠》、《火影忍者》等,动画漫画都能拥有几十年的生命力,并且在商业化租用下成为日本池袋“J-WORLD”主题乐园的中流砥柱,乐园内包含作品游乐设施、限定周边、还原作品实景的游戏挑战,并随着科技发展孕育出更新的3D视觉体验等,成为中日漫迷圣地巡礼必去的环节。


与这些作品同期,一位日本动画史上至关重要的人物展露锋芒,他就是第二个国民级别的大师:宫崎骏,和他的作品《风之谷》与《天空之城》。


此外,动漫界还发生了一件具有革命性意义的事件:这时期诞生了OVA这种新的动画制作和发售的方式。OVA是适应消费者需求而产生的传播手段。它具有电影的风格,是按电影的制作水准去要求的,但在形式上却与电视剧相似,内容上则更加丰富多彩。因此,自从它问世以来,影响日见增强,现已与剧场版、TV版鼎足而立,成为动画的主要发行方式之一。


发展至此,日本动漫业的发展诞生出以下几个特点:


1.从艺术水平看,这个时期的作品更加精致化。除了宫崎骏,像大友克洋、押井守、庵野秀明、今敏等人的一些作品,在整体的艺术布局和艺术旨趣的阐释方面,都达到了较高的境界;


2.作品题材中神话、魔法题材的分量大大增强。西方奇幻文学的影响逐渐显露;


3.不少作家紧扣“世纪末情结”的话题进行创作;


4.各方面题材内容的综合性、综合的广度与深度大大增加。像传统意义的鸟山明、车田正美比较线性的叙事的作品,逐渐淡出一线动漫的舞台;


5.从社会的角度看,动画本身的艺术水准开始得到各方面的认可。


但期间的动漫业并非没有隐忧:第一,这时期动漫界涌现的新人相对较少。第二,动漫界对于新题材的开拓也远不如前两个时期。除了侦探推理类,这时期缺乏有分量的作品出现。而新的流行类型,如耽美向、百合向、声优主导向等等,往往带有很强的商业服务目的或同人间交流的意味。在艺术上一般都没大的可取之处;第三,主流动画中恶搞和恶趣类的动画明显增多。虽然作家有个体的创作自由,动画中的笑本身就对社会道德、规范体制具有一定的攻击性,但主流作品中有太多颓废情调的作品仍是一个值得担忧的现象。


短短十几年的迷惘和试探,最终产生了新的发展,涌现了一批可以载入动画史册的优秀作品,诸如宫崎骏的《千与千寻》、《哈尔的移动城堡》,林太郎的《大都会》,大友克洋的《蒸汽男孩》,押井守的《攻壳机动队2:无罪》,士郎正宗的《苹果核战》,今敏的《千年女优》,荒川弘原作、水岛精二监督的《钢之炼金术师》等等,在思想艺术水平上,均达到了很高的水平。这些作品继承和发扬了日本动漫的优秀传统,对经典动画题材内涵的表现达到了深微的境界。


同时由于动漫业的高额利润显露,体制外的冲击到来,像索尼、任天堂等超级国际公司已纷纷进军动画业,原创动画开始显现,而优秀的漫画IP游戏化、娱乐化也日趋普遍。本次考察最具重量的区域:大阪日本桥、东京秋叶原、池袋“乙女之路”都是这些不同体系碰撞诞生的独特文化现象,如animate售卖书籍和动画DVD,同时还会售卖这些热门作品的周边,而其周围则围绕着相关热门IP的游戏厅、餐饮店等其他同类店铺,紧紧抓牢漫迷,并催生出漫迷对更多作品的热情,让漫迷可以乐此不疲的在这些商圈获得需求、满足需求,从而形成良性的商业循环模式。


这些公司的强力资金注入,诚然为日本动画走向国际化市场提供了保障,但这种跨界模式并非没有问题,这种投资方式影响到了日本动画和漫画之间长期的紧密联系,漫画业将遭受到严重打击。而如果离开了漫画故事所提供的原创脚本方面的支持,人们对于日本动画能否保持自己的艺术特征、会不会走上迪斯尼动画的老路也产生了无限担忧。


时值2013 年,宫崎骏大师发表了隐退宣言,很多人都觉得从这之后的二三十年、甚至几十年内都不会再出现如此兼具高水准与广泛大众性的创作者了。但在宫崎骏宣布引退短短几年后,就出现了日本票房破250亿日元、中国票房5.76亿元,并打破宫崎骏神话,跻身日本动画电影史上前五位的动画电影——《你的名字》。


这部电影毫无疑问促进了日本动画新的热潮,同时还有动画窗口多样化的增幅效果,换言之就是日本动画商业的发展,是日本动画商业体系收益事业化的进化。通过数字化带来的媒体活性化(配信、制作、播出、上映系统的数字化)与日本独自的游乐媒体以及 Live 娱乐产业的兴盛,动漫产业链收益的商业环境更上一层楼。


本次日本考察期间也随处可见其他新的动画电影宣传,比如《哥斯拉》、《请问您今天要来点兔子吗》等完全不同面向的作品,非常普遍的融入普通商场、商业中心及动漫商圈,可见其文化及商业链的成熟度之高,也同时可作为商圈运作的学习参考方向。

返回>>